?首頁?
? >? 資訊中心? >? 媒體聚焦
《工人日報》︰甦門答臘島上來了家中國企業
來源︰工人日報 時間︰2019-12-12 字體︰[ ]

“沒有一個項目是心平氣和干下來的。”11月15日,由第一福利航k6集團投資開發的印尼明古魯燃煤電站首台機組並網發電慶典儀式現場,穿著一身當地傳統服裝巴蒂衫的趙勇感慨。

這是第一福利航k6集團在印尼的第一個火電投資項目,也是明古魯省目前最大的在建外資投資項目。作為這個項目的負責人,第一福利航k6集團海外投資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電建海投)印尼明古魯發電公司總經理趙勇壓力不可謂不大。“好在離海近。感到壓力大的時候,去海邊走走,會開朗很多。”他半開玩笑地對《工人日報》記者說。

面對無垠的大海,什麼都可以想,什麼都可以不想。這個電站距離印度洋直線距離僅100米。一群中國人,跨越萬水千山,用3年時間建起了甦門答臘島上明古魯省的首個燃煤電站。

2017年2月,電站正式開工建設。半個月前,10月31日1時53分,明古魯電站1號機組正式並網發電。“等到明年2月電站正式投用,年發電量將達到14億度,我們這里再也不會隔三岔五停電了!”明古魯發電公司財務部出納、土生土長的當地女孩柔莎拉?米瑞開心地說。

“沒有一個項目是心平氣和干下來的”

印尼,這個世界最大的群島國家一直在尋找經濟騰飛的動力。電力,無疑是最基本的保障。作為東盟最大經濟體,印尼經濟近年來保持了較高的增長率,而電力短缺是一大制約因素。資料顯示,印尼電力需求年均增長率為13%。

為了鼓勵外資企業投資電力項目,印尼政府早在2006年就制訂了電力發展“優先計劃”。明古魯電站則是印尼政府公開招標、重點推進的基礎設施項目之一。

投資者紛至沓來,市場競爭十分激烈。電建海投市場開發團隊沉穩應戰,最終以商務標、技術標“雙第一”的成績中標。

工程管理部主任楊正2016年加入明古魯項目,從這個項目的設計、采購、施工到調試全程參與。“出現什麼問題,我們就會立刻建立專項小組,先後成立了物資發運協調小組、質量保證小組等等,並確立了高層協調機制。”他說,干項目“定、盯、頂”是關鍵,就是要“定計劃、盯落實、頂住壓力”。

為了讓管控更好地貫徹到基層,作為投資方,電建海投還深度介入管理。“連編排施工計劃都是我們跟承包商一起商定。”楊正說,通過排定計劃、分層到人、區域負責以及日盤點、周分析、日總結,施工質量和進度得以保證。此外,他們還建立重大節點核查機制,人機料法(圖)環先核實一遍,最後一天再做總結。

在印尼,還要面對一些特殊的問題。項目開工以來印尼發生過兩次八級以上地震,“抗震”也是必須考慮的因素。“我們打了5000多個管樁,讓整個地基更結實。”此外,當地屬于高鹽度地區,土建方面必須做好防腐蝕工作。

電力不穩則是這個電站建設過程中遇到的一個“常見問題”,對施工影響很大。最早他們拉了施工電源過來,但經常停電,又購買了13台柴油發電機,可不夠穩定。“有時候澆著混凝土,突然停電,整塊混凝土可能都廢掉了。”楊正說,更嚴重的是,斷電有可能造成事故,因為重新送電很容易在瞬間造成巨大的電力沖擊。

今年2月,倒送電過來一條22千伏的輸電線,這也是變電站所能承受的最大電量。9月12日,他們又通過積極協調單獨拉了一條150千伏的高壓線。“如果沒有這條線,10月底肯定發不了電”。楊正說。

明古魯電站總經理助理董虎林則坦言,外圍工作中最大的困難是征地。“最麻煩的是輸電線路征地,涉及多個村莊,目前還有16個塔位要跟村民談。”他說,印尼實行土地私有制,雖然項目上請了有威信的當地人士協助征地談判,但還是面臨不小的阻礙。”

今年三四月份,董虎林一連好多天睡不著覺,主要是為了煤炭招標的事。“我們從去年8月開始采購煤炭,比較早,但印尼電力公司的監控非常嚴格,導致進度很慢。”他說,“他們第一次選了25萬噸煤,而我們要用100萬噸。直到4月平行招標,解決了燃眉之急,我才能睡個安穩覺。”

從海灘上的一片灌木叢起步,地質條件液化、震陷、沉陷、樁基負摩阻及線路征地困難等諸多不利因素相繼被3000多名建設者攻克,一座現代化燃煤電站拔地而起。

“我很珍惜這個就業機會”

漂亮的明古魯女孩索拉婭?尤麗達此前在印尼第一大城市棉蘭的一家電力企業工作,可以說已經端上了“鐵飯碗”。2017年3月10日,她給在老家的父母打電話,父親告訴她有家中國企業到明古魯來投資電站了。

“听到那個消息,我有點激動。如果能夠進入這家公司,那我就可以回到父母身邊,下班後可以陪伴父母,還可以為家鄉建設貢獻力量。”她辭職回到了家鄉,憑著一口流利的英語以及相關工作經驗,一路過關斬將,如願以償加入了明古魯發電公司。

在明古魯省,即便是在明古魯這個省會城市,也並沒有太多的工作機會。缺電,是發展經濟尤其是發展工業的掣肘。

柔莎拉?米瑞2017年從明古魯大學畢業,通過應聘進入這家公司。“在我們這里找工作很困難,我很珍惜這個就業機會。”說這話的時候,她頭巾下的眸子里泛著笑意。

從開工建設至今,該項目已累計為當地提供了超過2000人次的就業崗位,在項目投產運營後,仍將提供超過200個就業崗位。

“外資企業在這里建廠要有‘當地成本’,即采購當地設備和聘用當地員工要達到一定比例。”趙勇告訴記者,今年三四月份,當地某第三方調查公司調查結果顯示,明古魯燃煤發電公司的“當地成本”比有些當地電廠還高。

事實上,該項目建設過程中,僅在印尼境內的施工機械等移動設備及水泥沙石等主材采購總金額就達4000萬美元,先後有14家當地公司或合資公司參與項目建設。

正如明古魯省長羅西丁?梅爾賽所說,電站將為該省提供優質電源及穩定的電網,大大促進地區旅游業和工業,對經濟發展發揮“不可替代的作用”,各行各業都會從中受益。

最直接受益者就包括當地傳統的煤炭產業。據趙勇介紹,五年前,低廉的價格和高昂的運輸成本曾令明古魯的數十家煤炭企業無奈關閉。隨著這個電站的投產,每年近100萬噸煤炭的采購量,無疑為當地煤炭產業帶來了希望。

隨著明古魯電站的投資開發,當地政府出台了《明古魯省2018-2023年工業發展規劃》,計劃相繼建設兩個工業園區,推動當地棕櫚、橡膠、漁業等農產品深加工,推動工商業發展。

“大家都想著尊重對方的文化”

第一次在外企工作,索拉婭?尤麗達為中方嚴謹的工作態度所感染。“他們承諾幾點完成,就必然會在幾點完成。哪怕下班時間到了,也會自願加班,從不抱怨。”

對于中國同事,柔莎拉?米瑞印象最深的除了“勤奮”,還有“尊重”。“能到這家外資企業工作,我很自豪。不僅僅因為這是一個具有專業素養的大公司,也因為這是一家非常尊重員工的企業。”她告訴本報記者,中方同事很尊重他們的宗教信仰,“每天11點半、16點半我們都要禱告15分鐘,這是在工作時間,但公司都同意”。

在明古魯電站,能看到一個掛著“禱告室”牌子的小屋,這是項目部特意為穆斯林員工設立的。對于伊斯蘭教信徒來說,每天5次禱告是必修課。

印尼是世界上穆斯林人口最多的國家,全國約有87%的民眾信奉伊斯蘭教,禮儀、飲食、宗教等文化習俗與中國有著明顯差異。

尊重是相互的。在這里呆了一年半的董虎林印象最深的,是一次跟印尼官員會談時的場景。那天他特意換上了巴蒂衫,沒想到,一到會場,他發現對方都是襯衫加領帶的裝束。“大家都想著尊重對方的文化。”他感慨。

“尊重當地傳統文化和宗教信仰,以開放包容的態度對待文化差異,積極融入當地,這是中國企業走出去過程中非常重要的一條原則。電建海投董事長盛玉明對本報記者說,“我們尊重對方,對方也會更加理解、支持和幫助我們。”

一張向世界遞出的中國名片

中國裝備、中國標準、中國技術都在隨著這個海外投資項目一起 “走出去”。

明古魯電站選用的三大主機是“哈哈上”組合,即哈爾濱電機廠的空水冷式靜態勵磁發電機、哈爾濱汽輪機廠機組出力115MW的汽輪機、上海鍋爐廠的450t/h 高溫高壓循環流化床鍋爐。

定海神針般的工程樁、氣勢磅礡的鋼結構,還有“東方紅”拖拉機、“SANY”履帶吊、“五菱”救護車……在施工現場,這樣的“中國制造”隨處可見。

此外,電站、卸煤碼頭及相關設施均由中國公司根據中國標準進行設計。高精尖的全站儀、經緯儀、水準儀、光譜儀、超聲波探傷儀、合像水平儀、千分表等儀器,也閃耀著“中國智慧”。

更“閃耀”的是工匠精神。

參與碼頭建設時,印尼小伙子安德魯驚呆了——每塊混凝土橋墩都結構密實、色澤飽滿,並且每塊預制板都用紅色宋體、400號字體進行了統一的標記,施工單位名稱、預制板型號、序號、施工日期等都標注得一清二楚。

“質量是項目的生命線。”趙勇告訴記者,明古魯項目三面環海,空氣濕度大,高鹽霧,管道介質多臨近海水,對設備性能和現場工藝提出了更高要求。他們組織開展一系列技術攻關,對高鹽霧環境、海水侵蝕條件下電廠結構及設備防腐開展研究,提高設備安全性和可靠性。

此前,安德魯沒有接觸過大型項目的施工建設,一手“泥瓦工”的手藝全靠自學成才。而在明古魯電站建設過程中,中國師傅不僅教了他很多施工技能,還在潛移默化中讓他對“認真”二字有了更深切的認識。

事實上,長期以來,明古魯當地工業幾乎為零,也沒有大型基礎設施建設,技術水平和管理能力成為當地員工的短板。明年2月,明古魯電站將正式進入長達25年的商業運行期。提升當地從業者的施工技術水平,方能為電站下一步安全穩定運行奠定堅實基礎。

2012年成立的電建海投,投資足跡已至南亞、東南亞、澳洲、非洲等10多個國家和地區,目前已有10多個投產及在建電力項目,全部都在一帶一路沿線。“做一個成一個”的背後,是用勤奮、認真、嚴謹以及尊重打下的扎實地基。

一個海外項目,也是一張向世界遞出的中國名片。


采訪手記

這就是“一帶一路”

蔣菡

在明古魯燃煤電站門口,掛著塊“安全運行記錄”顯示屏︰“自2017年2月21日至2019年11月14日,安全運行天數997天。”屏幕下方還有實時溫度︰“11時43分,31.7攝氏度”。

這個季節,是印尼比較“涼快”的日子。而對我們這樣的外來者而言,還是很熱。室內悶熱,像蒸桑拿。室外炎熱,一走一身汗。

這是電站首台機組並網發電慶典舉行的前一天。在廠區里,幾個從頭到腳裹得嚴嚴實實的印尼工人在張貼標語。紅底白字格外醒目︰創新,協調,綠色,開放,共享。安環部主任郭震經過,做手勢讓工人們調整標語的位置,然後沖著他們豎了豎大拇指,工人們也豎起大拇指“還禮”。

“語言不通給溝通帶來一些困難,但手勢大家都能懂。在這里我們最常用的就是豎大拇指和比心。”郭震笑著告訴我。

交融無處不在。

11月13日,辦完入關手續要出印尼機場時,闖入視線的一溜熊貓造型兒童推車讓我一瞬間有點懷疑自己是不是到了四川。

11月15日,在發電慶典場地入口處,中國的舞獅表演煞是熱鬧。走進會場,原汁原味的印尼祈福舞蹈令人沉醉。

儀式開始,阿訇致禱詞。在他身後,屏幕上播放的是這三年來,電站在兩國建設者的手中一天天拔地而起的點點滴滴。那一刻,建設者們百感交集。外來者,也有份別樣的感動。

儀式結束,穿著巴蒂衫的一群人合影留念,分不清哪些是中國人,哪些是印尼人。

其實有些時候不用區分。“他們”和“我們”所經歷的,有一些似曾相識。比如年輕人熱衷于去大城市尋找發展機會,而當家鄉有了合適的崗位,他們又可能選擇回到家門口上班。對夢想的追逐,到哪里都一樣。對家鄉的眷戀,到哪里都一樣。

“他們”和“我們”所感知的,也終究有些不同。走在這個經濟相對落後的小島上,無論掃地的大媽、賣早餐的大叔,還是上學的孩童,臉上大都掛著一種不緊不慢的神色。當你的目光與他們交織,常會收獲一縷溫和的笑容。“他們”很少像“我們”那般步履匆匆,他們有他們的節奏。尤其,對當地的穆斯林來說,一天5次的祈禱,雷打不動。

如何在尊重“他們”的同時,也讓“他們”跟上“我們”的節奏?這是給正努力“走進去”“走上去”的中國企業的一個難題。這個難題在“我們”走進每一個國家的時候都會遇到,要用最大的尊重、智慧和誠意來探索化解的路徑。

在一家家企業的探索和努力中,“一帶一路”建設成就漸漸顯影。

正像明古魯發電公司副總經理劉清瑞所說的︰“原來覺得‘一帶一路’很遠,現在自己干的就是這個。我很自豪。”

“我很自豪”也是已經在海外工作10多年的趙勇最深刻的感悟。“剛開始走出去的時候,我們跟農民工一樣,做人家的勞務隊伍或日韓歐美公司的分包商。後來,從分包商變成總承包商,再到投資人這個‘食物鏈’相對高的位置。這個過程中,我感受到的是祖國的日益強大,我們很自豪!”

http://web.app.workercn.cn/news.html?aid=96134&from=timeline




瀏覽次數︰